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国才五金网 >> 最新文章

铁矿石价惊动总理 组合拳狙击飞涨图片开关端子

发布时间:2020-01-14 19:51:50

铁矿石价惊动总理 组合拳狙击飞涨2005-5-21 4月1日起,中国开始承受价格上涨71.5%的进口铁矿石沉重压力。而就在一天前,3月30日,******总理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分析了当前钢铁供求形势和价格走势,强调要进一步搞好对钢铁工业发展的宏观调控,采取更直接、更有力的措施,应对国际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的问题。 为预防铁矿石价格飞涨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的不利影响,会议提出,要严格控制钢铁产品出口,尽快落实取消对钢坯、钢锭出口退税措施;加强铁矿石进口协调和管理,整顿和规范铁矿石经营秩序;加大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力度,抑制钢铁生产能力盲目扩张。严控“疯狂炒作”进口铁矿石3月1日,铁矿石自动进口许可管理制度开始正式实施。日前,与之配套的《矿石进口企业资质标准和申报程序(草案)》也在北京正式获得通过,这对那些欲“趁火打劫”国内铁矿石贸易商来说,将是致命一击。据悉,这是我国首次对铁矿石进口贸易使用“强制法检”。在草案的审议过程中,占2004年全国铁矿石进口数量80%的120余家企业,以98%的同意率通过了上述标准和申报程序。由此不难看出,国内主要铁矿石进口企业的普遍心态:这样的疯涨,我一个人承受不来。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有关人士透露,在该商会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召开的会议上通过了一套详尽的标准和申报程序。根据上述标准和申报程序要求,钢铁企业上一年粗钢产量在100万吨(含)以上(生产特殊钢产品企业可适当放宽);流通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人民币(含)以上,上一年铁矿石进口数量在30万吨(含)以上,或2005年1~2月进口数量在10万吨(含)以上才有进口资格。而在进口铁矿石品质上同样作出了规定,《申报程序》明确进口铁矿石质量应达到国家规定标准;质量总局在青岛、宁波、天津、上海、南京、杭州、大连、湛江、南宁、石家庄、广州海关,对铁矿石进行强制法检。符合资质的企业名单已于3月31日上报国家商务部,4月10日前向社会公布。上海一位钢铁流通专家分析说,在该标准和申报程序的实施之后,一批不符合条件的钢铁企业和钢铁流通公司将因得不到“许可证”而退出铁矿石进口贸易行列。而且获得进口资格的企业不得将铁矿砂转卖给没有进口许可权的非生产型企业。根据我国钢铁行业的现状,仅从产量标准上的限制来看,就意味着一大批年产钢在200万吨的中小型钢铁企业,特别是一批民营和集体企业,以及一些规模较小、经营不甚规范的钢铁流通企业就没有自动进口铁矿石的资质。我国去年铁矿石消费量接近5亿吨,其中40%依靠进口。不过目前许多贸易商却在5月1日起实行铁矿石进口许可证制度前,开演最后的疯狂。以江苏口岸为例,今年前两个月铁矿石进口累计456万吨,价值3.6亿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93%和1.1倍。因为预期涨价还将延续,国内口岸进口铁矿石的“压港”现象十分普遍。虽然货物滞港超过15天就须交纳滞报费,但与进口商预期的差价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去年,某大型钢铁企业铁矿石贸易达700万吨,纯利润超10亿元。对此反应更为激烈的则是澳大利亚矿产理事会总裁米切尔·虎克。他认为,“这将影响澳铁矿砂的出口。中国的这一措施违背了中国的入世议定书。”虽然这一中国铁矿石的最大供应国搬出了WTO“唬人”,但却不能动摇政府整治铁矿石市场的决心。目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协会正在积极推进建立铁矿石分会,以规范市场秩序。取消钢坯出口退税曲线“缓压”“巧合”的是,与进口铁矿石上涨71.5%的同时,4月1日起,中国开始取消钢坯等初级产品出口退税。事实上,取消钢坯出口退税一事已在业界争论许久,数年前就有人指出鼓励出口低附加值的初级产品并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现在,铁矿石价格“高烧不退”,终于促使政府作了决断:用税率杠杆来调节出口,抑制国内铁矿石价格飞涨。根据国家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钢坯等钢铁初级产品停止执行出口退税的通知》,经国务院批准,从今日起取消了对税则号为7203、7205、7206、7207、7218、7224项下的钢铁初级产品,包括钢坯、钢锭、生铁等,停止执行出口退税政策,而原先受到争议的长材(棒材、线材)的出口退税则没有被取消。具体执行日期以“出口货物报关单(出口退税专用)”当地海关的出口日期为准。据统计,去年全年我国共进口钢材2930万吨,钢坯386万吨;出口钢材1423万吨,钢坯606万吨。其中钢材净进口1507万吨,钢坯净出口220万吨。上海钢铁产业预警专家小组成员贾良群认为,如从动态来看这次出口退税的取消,可能不会给国内企业带来多大的损失。由于国际市场对中国取消退税的预期,价格已经保持高位,随着出口量的减少,价格仍将受到有力支撑。“我认为不会出现出口退税取消就都不出口的局面,所以国内钢坯供大于求的矛盾不会被过分激化。”政府的目的当然不只是就事论事。虽然对钢材出口的退税还仍然照旧,但是中国显然不愿在目前上游资源压力沉重的情况下成为钢材净出口国。即便铁矿石不来添乱,中国钢铁业还面临着原煤、焦炭、水资源、环境污染等众多问题。上个月早些时候在广州举行的钢材贸易国际研讨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几位高层都对中国什么时候会成为钢材净出口国讳莫如深。钢铁业准入政策釜底抽薪早在宏观调控起步时,牵动业界神经的我国首部《钢铁产业发展政策》草案目前已制订完毕并上报国务院。根据新政,不仅国内约2亿吨的粗钢产能被逐步淘汰取代,新建钢铁企业的项目原则上也不会获得国家批准。据了解,这是一个涵盖面相当宽泛的产业政策,其核心内容包括政策目标、产业技术政策、产业规划政策、布局调整政策、企业组织结构政策、行业准入政策和贸易政策等。在市场准入方面,除用水指标外,土地、能耗和环保也将成为重要因素。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李新创参与了这一政策的起草工作。他指出,中国目前2.7亿吨的粗钢产能中有2亿吨不符合新的产业政策,将会被逐步淘汰和取代,“这当然需要逐步实现,因为我们不能单纯依靠行政手段把那些不符合新政的企业全部关闭,而是要通过税收等经济手段来提高市场准入门槛。”按照李新创的说法,未来政策出台后将以税收的高低来引导钢铁产业投资,让那些产能小、耗能大的钢铁企业通过市场机制自行退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戚向东表示,政策正式出台的日期还不好说,但是将被积极推行是毫无疑问的。据介绍,在市场准入方面,国家将严格市场准入管理,原则上不再批准新建钢铁联合企业。违规的钢铁企业没有了“准生证”,高价叫卖铁矿石的贸易商生意难免冷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指出,2004年与2003年相比,我国钢铁产业的集中度有了明显提高。年产能500万吨的钢铁企业从13家增加到了15家,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45%,比上年提高近1个百分点。反观这次最早接受铁矿石71.5%价格涨幅的日本钢铁业,据有关资料显示,该国前六大钢铁企业的产量约占据日本全国产量的90%,而新日铁、JFE、住友金属等巨头的产品结构合理,使其生产的高附加值产品较少受到原材料成本影响。调整产业结构和提高产业集中度无疑是中国钢铁业的当务之急,因此罗冰生提供的数字尤其显得意义重大。“到2020年,国内排名前十位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要争取达到70%以上。”罗冰生坚定地表示。跳出钢铁业,看看下游的市场格局,就会发现政府对用钢大户房地产业的宏观调控并没有放松的迹象。对开发商贷款、资本金的限制,对转按揭的严控,调高个人房贷利率,加征个人房屋买卖的所得税……下游这些政策将左右铁矿石市场的供应关系。上海钢铁产业预警专家小组成员虞瑞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以来,国内规模以上企业每个月铁矿石产量达到2000多万吨,民营接近600万吨,还有许多一哄而上的“鸡窝矿”产量能有约200万吨。按照这个产量计算,全年约为3.4亿吨,同比增长10%,因此2月份以后进口已经有回落趋势。再加上去年压港库存的3000多万吨铁矿石,“今年国内铁矿石价格将会稳中有降。”虞瑞泰预测说。

丝袜图片网

美腿

大胸照片

友情链接